日本生育焦虑已持续30多年 推出10多部相关法律应对少子化

发布时间2021-06-10 00:10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日本竭力应对生育焦虑

经济参考报

日本的生育焦虑至少已持续了30多年。二战以后的日本,生育率波动下降,从最初的超过4到1961年跌破2,仅用了10多年。

1989年,日本15至49岁育龄妇女的总和生育率降至1.57,远低于维持人口更替所需的2.1,也低于此前1966年因迷信原因而创下的1.58的战后最低纪录,由此产生了“1.57冲击”的说法,日本政府开始想方设法鼓励生育。

1994年底,日本政府推出为期10年的“天使计划”,这是日本第一个举中央、地方、企业之力,全方位针对少子化及育儿综合对策方案。政府还推出了“紧急保育对策等5年事业”,以提高0至2岁低龄幼儿的保育院接收能力为中心,帮助女性减轻育儿负担,改善回归职场条件。

从2003年的小泉内阁开始,日本内阁里增设少子化担当大臣,专门负责协调推进有关少子化政策的落实。

30年间,围绕少子化,日本先后推出相关法律10多部。包括《少子化社会对策基本法》、《下一代育成支援对策推进法》、《儿童·育儿支援法》系列法律等,从法律层面明确了儿童及育儿家庭可以享有的社会福利、社会保障及所得税优惠等。

在国民反应最为强烈的生育经济负担方面,政府从生产和育儿两个环节,为生育孩子的家庭提供经济援助,包括分娩补贴、产休补贴和育儿补贴。此外,日本对儿童实行各种免费政策,以减轻家长育儿负担。

2006年至2015年,日本总和生育率总体缓慢回升,但其后再度转入下降通道。有专家认为,在政府各种政策援助下,此前受到抑制的生育欲得以释放,但存量释放完后生育率再度下降。厚生劳动省6月4日公布的人口动态统计结果显示,2020年日本妇女的总和生育率由2019年的1.36降至1.34。

对此,有专家指出,日本政府错过了阻止人口下滑的最佳时机。也有专家说,日本政府采取的各种措施,虽然未能成功遏制少子化,但如果没有这些对策,出生率的下降或更加急剧。部分经济学家指出,在少子化初期如果采取合适的措施,还比较容易阻止,一旦形成了对结婚和生育缺乏热情的社会结构,这种固化的观念就很难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