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美药业“天价担责”启示录(二):独董辞职潮来袭,“董责险”保费要水涨船高

发布时间2021-11-22 07:38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康美药业“天价担责”启示录(二):独董辞职潮来袭,“董责险”保费要水涨船高

来源:北京商报

独董离职趋势愈演愈烈,康美药业将凭借“一己之力”拉高“董责险”的“身价”?11月21日,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A股上市公司独立董事(以下简称“独董”)辞职潮汹涌袭来,A股史上最大规模财务造假案落地后,截至目前,有20余家公司先后发布独董辞职公告。被称作是“将军头盔”的“董责险”再度引发热议,但保险条款中的故意、欺诈等免赔,也时刻提醒着高管们要合规、合法经营。

此外,业内人士表示,随着业内预测的投保数量激增,保费也将“水涨船高”。

投保率或提升15%-20%

距11月12日康美药业案一审已经接近十天,“又有一家A股上市公司独董离职!”的声音不绝于耳。

作为新证券法确立中国特色证券特别代表人诉讼制度后的首个案件,康美药业案一审判决中,5名兼职独董应承担5%-10%的不等巨额连带赔偿责任,对应金额为1.23亿元或2.46亿元。而据公开资料显示,康美药业独董一年的报酬普遍为10余万元。

康美药业案引发独董辞职的连锁反应。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11月12日以来,有23家上市公司发布了24名独董的辞职公告,辞职原因多为因个人原因。整体来看,11月至今已有超30家A股公司发布独董辞职公告,同比增五成。

北京浩博法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及险律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创始人崔春霞表示,以往因国内独董被追究赔偿责任的判决没有出现,很多独董不认为有投保的必要,去年的瑞幸咖啡事件,像一只靴子落地;今年康美药业案判决后,关于独董对股民赔偿的另一只靴子也落地了,应该会进一步推动企业的投保需求。

回顾过往“董责险”引发资本市场关注的时间节点,均与证券市场诉讼造假事件有关,“董责险”因为可以有效转嫁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因过失等带来的法律责任风险。业内人士预计,今年“董责险”投保率或提升15%-20%。

有媒体报道,2002-2019年,投保董责险的A股上市公司总共不到400家,2020年新增投保公司高达170家,关注度和投保数量均增长明显。2021年董责险火爆依旧,截至11月17日,投保公司已增加至216家,保费预算总计约8000万元。

上险后并非“高枕无忧”

“董责险”是为公司的董事、高管的“专属”保险。“董责险”全称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公司赔偿责任保险,是对上述岗位人群在行使其职责时所产生的错误、疏忽、不当行为进行赔偿的保险合同。

2002年,平安产险等几大财产险公司相继推出“董责险”的险种。此后,“董责险”在A股的发展一直不温不火。有数据显示,A股上市公司的投保比例约为12%。

随着康美药业案为“董责险”带来了足够的曝光,其“有所赔,有所不赔”的保险责任也受到关注。有险企人士提醒,投保了“董责险”也不代表可以“高枕无忧”。比如“董责险”条款中一般都有免责条款,比如故意、欺诈行为等。

北京商报记者从公开途径查询到的某险企董事及高级职员责任保险条款显示,投保人、被保险人及其代表的故意行为、欺诈行为、犯罪行为或重大过失;造成的损失、费用和责任,保险人不负责赔偿。

崔春霞对此进行了解读:“也就是说,‘董责险’承保的是董事及高级职员在履职过程中的过失行为对第三者造成的损失,这其中并不包括故意。”

崔春霞表示,据了解,康美药业没有投保“董责险”。如果康美药业投保了“董责险”,因康美药业的复杂情况,会有所区别。康美药业及大部分高管对股民的赔偿属于保险公司的拒赔范围。

同时崔春霞也表示,对于五位独立董事的行为就有所不同。目前行政处罚决定书、民事判决书均未认定上述五位独董与其他公司管理人员共谋参与造假,而认定属于未尽到勤勉义务,此种行为属于过失而非故意义务,对于独董的应承担连带的赔偿责任,应该属于“董责险”的赔偿范围。

“即便如此,因投保保险都有赔偿限额,也要看损失是否在赔偿限额以内。限额内可以赔偿,限额以上就不赔偿了。”崔春霞补充道。

拉动保费“水涨船高”

在“董责险”投保数量面临激增的同时,保费是否会随之“水涨船高”成为焦点话题。

“董责险”的保费是通过购买的保障限额乘以费率计算得来。崔春霞表示,就保障限额而言,目前单个保险公司能够提供的限额在5000万-1亿元之间,所以现阶段上市公司购买“董责险”限额大部分在这个区间。

“就费率而言,保险公司会有一个基础费率,然后会根据不同公司的风险水平而进行调整,调整因子包括且不限于公司基本面、财务状况,公司治理等。”崔春霞说道。

深圳信立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为例,该公司的保险赔偿限额1亿元,保费预算60万元;游族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的保险赔偿限额5000万元,保费预算90万元。

崔春霞对此表示,上述费率有所区别,除了有可能不同保险公司承保有所区别,也会考虑不同地域或行业、内控水平,以及属性而有所区别。大公司管理规范,费率较低,小公司费率较高。

全球“董责险”的平均费率水平自2018年来快速上涨,据AON统计,全球费率自2018-2021年增长了约200%,于近期才相对平稳。国内“董责险”市场虽然很小,但是费率水平也从2018年4‰上涨至2019年5‰,2020年上涨6‰-7‰,2021年上涨7‰-9‰。整体的费率水平会根据市场的供需关系、监管力度而不断调整。

自康美药业案过后,保险经纪人、律师们明显忙了起来。“几乎每天都会收到若干波咨询,主要来自上市公司等。”有机构人士透露道。

崔春霞表示,预计行业平均费率仍然会持续上涨,特别是对于高风险公司的调整因子将会更大。随着市场需求增大、费率水平提升,整体市场的保费在未来几年都将高速增长。

合规经营乃不败法则

我国的独董制度已有20年,康美药业案犹如重锤为独董敲响警钟,同时也为市场带来了一定的需求。

崔春霞表示,相信保险公司在根据市场需求,推出兼顾双方利益的承保方案,会推动保险公司进一步研究及精细化经营“董责险”产品,所以,康美药业案应该会成为推动“董责险”发展的力量。

那么,下一步,上市公司应如何结合自身、免赔责任等,进行采购考量?崔春霞表示,因“董责险”比较专业,条款中涉及赔偿范围及免赔相关规定,对于哪些行为属于赔偿范围或者免赔范围,需要借助专业人士的力量进行界定,因此上市公司投保此险种,除了根据自身经营情况确定合适的投保赔偿限额以外,需要与专业团队或人士合作,选定合适的保险公司进行投保。

虽有保险,但合规经营仍是接下来企业的“必修课”。崔春霞表示,新《证券法》实施后,股民的维权意识增强,康美药业案件后,更会助推股民的集体维权意识,相信此类案件会进一步增多。因此,上市公司除了根据自身情况进行投保保险外,仍然需要加强合规经营意识,以规避自身的风险。

北京商报记者 陈婷婷 胡永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