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年16队解散!8冠王也要完!欠薪的中国联赛,他们却成了特例

发布时间2021-11-19 19:24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凛冬将至。

中国足球的现在,像极了《冰与火之歌》中的北境之地。之前是“热火朝天”,现在是“冰天雪地”。

卫冕冠军江苏苏宁的解散,就像是推倒了一块多米诺骨牌,骨牌倒地发出“啪啪”的响声,像是打脸,到处一路荒鸿遍野。

当欠薪已经成为中国足球的主旋律,当退出已经成为司空见惯,当联赛掀起“外援逃离潮”,中国足球还会有未来吗?

好在当中国职业联赛来到第28年的时候,依然还有一些俱乐部镌刻着职业两字。

山东鲁能、上海海港和上海申花等中超球队继续为职业联赛保留着火种,而放眼中甲舞台,目前正在全力冲超的浙江队,无论是稳定性还是职业化,也都配得上顶级联赛的舞台。他们是不是可以成为中国足球成功之路的模板和引导?

就像守夜人的誓言:“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我是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Winter Is Coming”,但我们依然能感受到温暖。

一、解散+欠薪

这不是德云社的段子。

面对本赛季中超联赛的剩余比赛,相关部门不希望存在资金问题的河北队中途退出,而是以最低成本去参赛。有人提出让河北队派11个球员去踢第二阶段比赛就行,反正河北队已经进入了中超争冠组,已经提前完成保级任务。

河北队目前遭遇困境,俱乐部停缴水电费,梯队也已经开始放假。河北俱乐部员工集体表态:“只要河北队能活下去,即日起希望无偿为俱乐部工作,直到俱乐部完成改革,走出困境!”河北队20球迷协会共同发文《河北队之殇》,表达了在球队面临困境的情况下,球迷的期盼,看完让人不禁泪目。河北队并非没有想过自救,事实上他们正处于股权改革之中,但显然,这次的改革并不成功。

同样股权改革无法拯救的还有重庆两江竞技,这只球队能否生存下去也是未知数。曾经的霸主广州队也是风雨飘摇,这支中超霸主球队深陷财务风波,主教练卡纳瓦罗已经早早离开,没有人知道他们将以怎样的方式踢完这个赛季。

目前中国足球的大环境动荡不安,在疫情的加速器下,“金元足球”逐渐退场,暴雷的俱乐部越来越多。中国足坛最近10年消失的职业球队一共有45支,2020年一年就有16支解散,其中包括天津天海和辽宁队两支分量不轻的球队。相比于解散,欠薪的“普及率”还要高很多,之前的传闻甚至是“中超只有3家俱乐部不欠薪”,中甲中乙俱乐部的欠薪就更是“家常便饭”。

在一片狼藉中,中国足球来到了十字路口,所有人似乎都找不到了方向。

二、“股权改革”

刚刚捧起中超冠军奖杯就解散的江苏苏宁队,悲惨的结局和母公司因自身经营问题进行内部调整有直接关系,这也暴露出一个问题:一家企业控制球队的单一股东结构存在较大风险,一旦母公司出现调整或意外,就意味着一支职业足球队很大可能从联赛的阵容中消失。

这绝对不是个例。在多数中国职业俱乐部股权结构较为单一的背景下,持有人撤资对于俱乐部将造成巨大的冲击,难以找到下家的俱乐部被迫吞下解散的苦果,这在中国足坛已经成为了越来越迫切要去解决的一个问题。

从去年开始,中国足球俱乐部的股权改革就陆续展开。

2020年6月,济南文旅获得40%股权,济南文旅、国网和鲁能集团形成了大约433的股份比例。2021年1月30日,沧州建设集团和永昌集团签约,双方分别拥有沧州雄狮50%股份。

2021年2月20日,郑州市人民政府、洛阳市人民政府和建业集团签约,形成河南嵩山龙门俱乐部433的股权比例。2021年3月8日,中甲的昆山FC进行股权变更,昆山文商旅100%股权只保留35.66%,常奥体育等多家企业被引进。

比如重庆两江竞技和河北足球俱乐部正是因为股改遇到重重困难难以推进,才导致了整个俱乐部和球队的停摆。

在股权改革上,浙江职业足球俱乐部走在了前面,并且成为了成功的标本。

在浙江省委省政府、省体育局、省足协的支持与帮助下,2020年下半年,浙江职业足球俱乐部顺利完成股权改革。改得早、点子准、从尊重规律的角度出发,保留原来的班子和团队稳定推进,浙江FC的股改进行得很成功。

担任中国足协执委的绿城中国董事会主席张亚东曾表示:“绿城对足球事业的坚持将长期进行下去,竭尽所能地为中国足球发展作出更多贡献”。浙能方面也表示全力以赴帮助完成股权改革,希望能和绿城中国一起为浙江打造一家实力雄厚的足球俱乐部。

三、寒夜里活着

好在黑暗中总还会有一丝亮光,能让我们淡化忧伤。

当退出成为浪潮席卷中国足球,但欠薪成为中国足坛的“流行事件”,那些依然健康运行的足球俱乐部就理应成为未来发展的模板。

背靠国企的山东鲁能资金雄厚,“公家饭”让球队没有太多的生存上的后顾之忧,再加上山东鲁能拥有自己的比较规范的足球学校,所以这些年来一直位列联赛积分榜的前列。上海海港有着央企背景,这几年的投入让球队在成绩上脱胎换骨。除了这两家足球俱乐部,中超的上海申花和河南建业等队虽然成绩上并不抢眼,但这些年来也都走得还算稳定。

其中值得一提的还有中甲的浙江职业足球俱乐部,这家俱乐部的成功秘诀之一就是稳定。稳定的宝贵,“过来人”顾超是最有发言权的。在江苏苏宁品尝到中超冠军,马上却经受了球队解散的打击,顾超在本赛季回归浙江队。

顾超说:“这些年来,浙江队一直因为稳定而拥有很强的吸引力,很多球员都愿意来这里踢球。也许前些年,一些俱乐部疯狂烧钱,暂时吸引了球员,但疯狂过去,像浙江职业足球俱乐部这样稳步前行的,才是球员最好的归属。”

1998年,宋卫平在浙江树起了绿城足球的大旗,当年他从集团并不太高的利润中拿出一部分钱,投入到足球中去。这些年来,无论是中国足球处于低谷,还是疯狂烧钱,浙江队在投入上都趋于稳定,并不会因为大环境不好而减少投入,也不会因为其它俱乐部烧钱就跟风。“经济高效路线”下生存的浙江职业足球俱乐部,这些年来从来没有欠过薪,哪怕是在疫情期间,球员和工作人员也没有晚拿工资,更不要说需要像一些俱乐部的球员那样到处“追讨”欠薪。

当中国足球进入冰河时代,很难想象一家足球俱乐部还会有20多家赞助商。赞助商的“蜂拥而至”,一方面是浙江职业足球俱乐部为球员创造了稳定的工作环境,正面形象深入人心,另一方面,还因为浙江职业足球俱乐部体现出的社会价值。

《鱿鱼游戏》告诉我们,生存下去才是最重要的,谁在这个游戏中遵循规律,谁就有可能生存下去而且活得更好。

从中国足球的发展来看,稳定运营显得尤为重要,也弥足珍贵。尊重足球发展规律,不朝令夕改,坚持做正确的事情,这是一家俱乐部想要长期生存的秘诀。

作者:朱耀玩

(责任编辑:徐泽鑫_BJS4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