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转型直播,张邦鑫向何处去?

发布时间2021-11-19 18:28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薛亚萍

来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

相差18岁的俞敏洪和张邦鑫,同样出身于农村,都在北大求过学,又都选择了教育培训领域创业,并大获成功。最近,两位企业家的人生轨迹再一次重合,他们相继宣布关停公司的主要业务K9(小学至九年级校外培训服务),试图转身再度出发,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目标和道路。

俞敏洪打算向昔日的弟子罗永浩学习。11月7日直播时,俞敏洪表示自己正在筹划成立大型农业平台,会联手新东方几百位老师通过直播帮助销售农产品,支持乡村振兴事业。经济日报为此发表了一篇评论,还引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舆论风波。

在俞敏洪宣布进军直播带货六天后,好未来创始人张邦鑫向全员发布了一封内部信,宣布好未来将在年底停止中国内地K9业务,并指出了好未来转型的几大重点领域。

张邦鑫

相比新东方营收占比50%至60%的K9服务收入,好未来的K9服务收入高达90%以上。根据新近披露的2021财年Q4(2020.12-2021.2)财报显示,好未来旗下核心业务为学而思培优、学而思网校,以及主打1对1的学而思·爱智康,三者均归属K9学科类业务,分别占比53%、32%、6%,总计占比达到91%。

自7月24日“双减”政策出台后,不到四个月时间内,曾被视为教培行业黄金赛道的K9,已经跌下风口,市场调研机构Frost & Sullivan此前预测的上万亿元市场前景也早已雨打风吹去。

从2010 年纽交所上市时的不足10亿美元市值,累积到超过500亿美元大关,位居全球教培龙头宝座,张邦鑫花了十年时间苦心经营;从顶点跌落至当前的不足30亿美元,好未来只用了不到一年时间。

据《晚点LatePost》报道,在“双减”政策出台三天后的一次中高层双月会上,张邦鑫以开玩笑的口吻说到:“我们这些机构配不上我们的客户了,我们公司也配不上我们的高管和干部了。”

也是在这次双月会上,张邦鑫第一次向好未来员工传达了大裁员的确凿消息。K9这类不符合监管要求的业务被关掉成了时间早晚的问题。这意味着将有约3万人面临转岗或下岗的命运(截至2021年上半年,负责K12的学而思网校人数达到3.5万)。

但对于手握59亿美元现金储备的好未来而言,留下的员工仍在期待张邦鑫能够像2003年利用非典突袭崛起一样,为好未来重新找到一个新的未来。

A

和很多励志创业故事一样,农村出身的张邦鑫,进入教培领域一开始只是为了赚钱补贴家用。

1980年9月,18岁的俞敏洪离开家乡江苏,拎着两麻袋行李,踏上了北大求学的旅程。一个月后,张邦鑫出生在江苏扬中的一个农村家庭。如今的扬中,是中国著名的“电气岛”、“光伏岛”,并被授予了“中国工程电气名城”。

2002年,张邦鑫从四川大学考上了北大硕博连读的研究生。为了减轻家里负担,张邦鑫同时兼任七份兼职,其中就有三份家教的兼职。

2003年,研二的张邦鑫开起了奥数补习班(这是好未来的雏形)。这一年,非典来袭,人大附中因“开放网课”而崛起,同样身处北京海淀黄庄的张邦鑫也抓住了机遇:关闭数学线下辅导班,转战线上创立“奥数网”。

根据《市界》报道,“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一套开了洞的破沙发,还有一个不知道密码铁皮密码柜”,这就是早期的学而思办公室,一间不到20平方米的屋子,位于北航南门知音楼。

七年后的2010年,学而思登陆美股。30岁的张邦鑫被美媒评为“美国纽交所最年轻的敲钟人”。

高瓴资本合伙人张磊在《价值》一书中曾评价张邦鑫,具备逆向思维,“不能照搬照抄,好未来不能是第二个新东方。”

2017年GES未来教育大会上,37岁的张邦鑫和55岁的俞敏洪首度公开同台。俞敏洪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师弟”张邦鑫的喜欢,而张邦鑫则委婉表示,“对俞老师不能用喜欢,是崇拜”。这一年,好未来和新东方纷纷进入百亿美元俱乐部,张邦鑫更是以400亿身价成为中国80后白手起家首富,超越俞敏洪,成为全球教育大王。

两年后的GES未来教育大会上,张邦鑫和俞敏洪再次同台。张邦鑫说到:“我第一次听到新东方精神的时候,蛮热血沸腾的,追求卓越,挑战极限,从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

俞敏洪(左)、张邦鑫(右)

俞敏洪(左)、张邦鑫(右)

此时好未来市值已经是新东方的近两倍。俞敏洪回了一句:“早知道鼓励出一个竞争对手,我永远不会再说了。”

在张邦鑫看来,新东方具备一个特别牛的能力,那就是进入任何一个领域,几乎都是后发先至。在当天会场上,张邦鑫笑着向俞敏洪补了后半句,“你犯好错了,我照着学,再过几年我一样要超过你,我不着急。”

图源:老板说得对

图源:老板说得对

现在,俞敏洪试图在直播带货领域另起炉灶,张邦鑫还会“照着学”吗?恐怕概率不大,因为俞敏洪才是初代网红,比罗永浩成名早得多,他去做直播,自带流量,效果只会事半功倍;但张邦鑫平常非常低调,一直隐身幕后,毫无公众影响力,出来做直播多半只能惨淡收场。这种大概率失败的事情,张邦鑫作为一个成功企业家是不会做的。

B

2021年,成了中国教培老师两种截然不同命运的分割点:之前,他们是各家争抢的战略资产;之后,他们是各家苦恼的转型负担。

《晚点LatePost》曾报道,俞敏洪在一次内部讲话中提到,新东方原本计划8月底裁员4万人,但截止9月中旬只裁了不到1万人。

裁员的压力张邦鑫同样无法逃避。在好未来宣布关停K9业务之前,裁员潮已经进行了五个月。最先传出的是应届生被裁员的消息。根据《商界》杂志报道,6月16日,在应届生得知被裁员的消息后,好未来集团内部使用的办公软件“知音楼”上,张邦鑫道了一天的歉,“真的非常抱歉”。

而据《晚点LatePost》消息,进入8月以来,好未来旗下学而思网校的13个地方中心将裁撤8个。按每个地方中心约2000人计算,好未来这波裁撤直接波及上万人。要知道,为了加速K12竞争,2021年春季招聘结束后,好未来旗下学而思网校人数一度超过3.5万人。

随着K9业务将在年底正式关停,学而思网校剩余的5个地方中心也躲不掉裁撤命运,这又是影响近万人的裁员计划。

在裁员计划中,对于员工的赔偿是个难以绕过的问题。就在今年9月初,在网络社交平台上,有关“学而思培优要求老师签约非全日制劳动合同”的消息被传得沸沸扬扬。在北京、深圳、杭州、重庆、武汉等地的学而思培优的老师都向字母榜证实,收到了“签署非全日制劳动合同”的通知。

而一位杭州学而思培优老师则表示,“之前的劳务用工合同上写了,如果有补充合同,按照补充合同来。而新补充合同的第8条则显示:甲乙双方可以随时终止劳动合同,意思就是可以随时解除劳动合同。”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非全日制用工双方当事人任何一方都可以随时通知对方终止用工。终止用工,用人单位不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也就是说,签约之后的老师,在面对裁员的时候,无法提出合理赔偿。

针对此事,好未来方面则回应称,“学而思培优之前大部分业务是线下面授,如果要转为在线业务,是要求经营主体和备案主体要统一。目前,在线业务的经营主体是好未来培训学校(上海)有限公司,那么按照国家相关规定,进行在线授课的老师,是需要与具备在线教学资质的办学主体签约,只有签约才能进行合规的授课。”

无论如何,有59亿美元现金储备打底的好未来,足以应付员工裁员带来的一系列安抚费用。该如何把这笔钱有价值的花出去,为好未来趟出一条新路,才是眼下张邦鑫更需要关心的问题。

在11月13日的内部公开信中,张邦鑫提到了这笔钱的未来投资方向,如素质教育、智慧教育,和教育硬件、托管服务等。

但这些加起来的市场前景仍然无法填补K9业务的亏空。以国内素质教育来说,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22年营收预计达到5000亿元,即便加上职业教育的2000亿元和教育硬件的1000亿元市场规模,离万亿空间的中小学学科培训还有不小差距。

C

补足差距的机会,或许是海外市场。

在11月13日内部信中,张邦鑫重点提及了国际化,并将海外市场视为好未来的转型重心之一,表示将在“未来五至十年乃至更长的时间尺度来持续地建立起海外的商业模式、品牌认知和运营能力。”

好未来方面向字母榜表示,好未来数年前就已经开启了国际化的进程,并先后在美国、英国、新加坡设立了海外分校。

据公开资料,2019年好未来旗下学而思就已经在美国硅谷开办了分校ThinkAcademy,在当地开展中国神话、美食文化、建筑历史、传统节日、数学思维等趣味课程。

在国内监管政策趋严之下,出海正成为国内在线教育行业的新路径。

蓝象资本投资副总裁焦念韬曾在一次行业分享中称,国内在线教育产业已经迭代出了相对成熟的产品形态,比如大班网校和AI课,产业链也更加深化和复杂,在当下的政策调整期需要寻找新的市场。

基于此,从2017年开始,好未来、猿辅导等头部教培企业相继展开海外布局,覆盖课程辅导、语言培训、儿童启蒙等多个细分板块。

但正如张邦鑫内部信中所说,推进出海业务将是一件需要“极大的耐心”的工作。

而这个过程对经历过中国教培行业波峰波谷的张邦鑫来说,再熟悉不过。

就以迈入100亿美元大关来说,新东方足足用了24年,好未来也用了长达14年。直到2020年,两家的市值也不过徘徊在200亿美元左右。

随着跟谁学双师大班课被验证,资本再次疯狂涌入,外加疫情助推,精耕细作的市场规则变了。中国教培市场经历了堪称癫狂的一年:好未来市值一度达到550亿美元巅峰。

如今再次跌落至不足30亿美元的好未来,正在接近十年前上市之初的情景。一切仿佛回到原点。如张邦鑫在内部信中寄语团队的那样,“我们今日业务回到原点,希望大家的心也能回归原点。”

未来几年,无疑将是所有教培行业人员更加艰苦的几年。在俞敏洪寄望于直播再造新东方时,留给张邦鑫的挑战同样是,如何做出一个新的“好未来”。